中超

孙宪忠代表立法人要有国家意识使命担当

2019-08-14 16:1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孙宪忠,十三届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民法学会常务副会长。被中国法学会命名为 中国杰出中青年法学家 ,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 本报记者 杨晋峰 摄

法制日报记者 朱宁宁

2018年12月 0日夜半之际,孙宪忠在朋友圈里记录下这样一段话:

几度濒临险境,几度重病折磨,三本著作完成的超负荷工作,深度参与国家立法过于认真而造成的身体自害。磨难,迷茫,奋争,成长,现在都经受过来了,结果也还好 这一年给我留下的印迹实在太深刻,虽然已是深夜寒冬,我却留恋2018年剩余不多的时光

2018年,孙宪忠继续连任新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为新成立的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他当选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最高学术称号。

担任委员后,孙宪忠9次列席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还参加了 8次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立法工作会议。本届常委会开局之年制定的8件法律以及修改的47件法律案中,差不多都留有他的痕迹。但孙宪忠也有遗憾,觉得自己的知识还是不够,自己讲的道理有时说服不了别人,也有颇多无奈。

今年2月的最后一天,在人民大会堂宾馆,孙宪忠接受了《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讲述了他作为立法人这一年来的美丽与哀愁。

民法专才成了立法全才

孙宪忠的立法实践,开始得早,参与得深。

早在1995年,孙宪忠就参加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法典立法课题组,最早提出中国物权法学者建议稿总则以及部分分则立法报告。之后又直接参与物权法起草,可以说是当时物权法制定过程中参与最多的法学专家之一。

201 年起,孙宪忠连续5年提出关于民法典编纂的10项议案及20多项建议,在2017年民法总则立法过程中发挥核心专家作用。同时,在国家安全法、立法法、慈善法、红十字会法等一系列国家立法中,同样发挥了核心专家作用。

以专家身份参与立法,主要是从专业角度注重本学科多一些,强调的是个人的体会和认知。我过去主要研究物权法,对侵权法、合同法、婚姻家庭法等民法总则问题也适当研究,但对其他问题基本上不发言表态。现在作为专委会委员必须多下功夫,对基本的东西都要了解。 孙宪忠坦言,没想到当委员后知识面会扩展这么大。

为此,孙宪忠着实下了不少功夫。去年,讨论民法典合同编草案时,会前孙宪忠仔细研究了法工委提出的方案,连续工作不分昼夜,一个人提出四五十条修改意见,多数被采纳。对有些并不是太了解的内容,他变少表态为多提问。在电子商务法立法过程中,他就提出好几个问题与法工委负责同志多次讨论。

突然间领域拓宽这么大,孙宪忠看起来却游刃有余。问及有何 秘籍 ,一向谦和的孙宪忠难得露出一丝小得意。 这就是民法人的自豪了。作为法学基本法,民法的知识体系有着天然优势。 孙宪忠笑着说。

民法典各分编正在编纂中,他对包括侵权责任编在内的各编都提出了立法建议。而对于他最熟悉的物权编草案,孙宪忠认为,目前的立法方案还不太完善。因此他又提出4个议案和多个建议,还在专门委员会提出四五十条修改意见。

10多年过去了,物权法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借着民法典编纂作一些改进的。按照计划,民法典各分编明年就要上大会集体 打包 通过,所剩时间不多。这段时间我打算集中精力做这件事,其他什么事都暂时不想。 孙宪忠说。

诸多观点被立法采纳

说起一年来自己还有什么变化,孙宪忠略微沉思后说出4个字 学会认同。

熟悉孙宪忠的人都知道,认同二字出现在他身上绝非易事。在学术界,孙宪忠给人的印象一直是非常执着,尤其是在学术主张上更是不会轻易妥协。为此,有人说他 性格怪异 。

原来,当年在讨论物权法的时候,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孙宪忠有很多观点跟别人不一样。甚至对于一些相当有名气的法学家的看法,也常常表示不认同。 当时一些主流法学家认为,物权法总则部分写八九个条文,比如物权概念、立法目的、物权公示原则、法定原则等就够了。但是我觉得不够,因为定分止争、交易安全、第三人保护等问题,都要依靠公示原则为基础加以解决。 所以,孙宪忠最后拿出来的物权法总则共有70多个条文,他把一章的内容扩充为 章,还逐个章节和条文进行了论证,写了十七八万字的立法报告。

正是由于这种坚持,孙宪忠的观点被称为 怪 ,但是最后还是得到立法的采纳。这些不同于他人的 怪 ,也体现在城市拆迁与征收制度改进、不动产登记统一制度建立等多个方面。这些 怪 观点,也被国务院制定的相关条例采纳了。

去年,他当选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最高学术称号,也是终身荣誉。

在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任职后,孙宪忠在工作方法和表达方式上有了变化。这种变化体现在民法典人格权独立成编问题上。这一次,孙宪忠没有一味坚持自己的想法,也不再通过公开发表很多文章积极主张观点,而是通过写专题报告,将一些人大代表的建议进行汇总交予有关部门。

学理上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仍然会继续坚持。但当需要把学理变成具体的法律条文、具体到立法工作时,就要考虑这些内容是不是能落地,能不能让最广大的群众接受,尤其是执法过程中能不能贯彻落实等,这样才能立出良法。 孙宪忠说。

良好的操守与坚持

学术上认真得甚至较真儿的孙宪忠,其实生活中很谦和。不管是对自己的学生还是别人的学生,不论是对自己单位的同事还是外单位的同行,基本上可以做到不输公理。

孙宪忠坦言,这与他的老师王家福先生直接相关。 我的老师经常教导我,做事情要有天下人的观念。既然是公家的事,就不要带那么多个人色彩。

坚持法律科学讲真话的信念,伴随孙宪忠走过了20多年。他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 法学家必须讲真话 。

那些坚持科学讲真话的人,恰恰是奉公守法的人,也是廉洁自律的人,因为就是这些人才做到了真正的修身,只有这些人经常能够笑到最后。做学问也罢,做立法者也罢,都应该有这样一份良好的操守和坚持。 孙宪忠说。

看着不远处高悬在人民大会堂上方的国徽,孙宪忠半开玩笑地说: 我们真的算是身处庙堂之中,所以,我们的一些工作思路就该有国家意识,法学家必须对自己的使命有清晰的理解。

在孙宪忠看来,以法学家的身份直接参与最高立法机关的工作,首先的要求是法学家自己拥有建设国家、维护民权的真知灼见。法学需要以自己的真正面目展现于社会,社会需要法学家勇敢地追求法律科学、讲出一个法律人的真话。

人的一生不断面临选择,如果还有选择,我还是要做一个坚持法律科学讲真话的人。 孙宪忠说。

中医治血栓
维生素D的剂量
治疗血栓
血栓的症状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