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千金-益母颗粒希臘債務危機為西方再敲警鐘

2020-02-15 02:21: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希腊债务危机,为西方“再敲警钟”

今年6月底,希腊债务危机风云再起,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令世界关注虽然希腊在7月份与国际债权人达成了新的救助方案,退出欧元区的危险暂时解除,但是希腊偿债的前景依旧模糊不明,债务危机并未成为过去时

其实,希腊不过是发达国家债台高筑的一个缩影从20世纪后半期发达国家由过剩经济转向债务经济至今,这一模式已千疮百孔、乱象丛生虽然短期内不大可能崩盘,但中长期来看其持续性堪忧

希腊债务危机一波三折

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希腊本来只是一个体量极其有限的国家,但近年来它却以一场一波三折的债务危机抢足了眼球

2009年10月,希腊公布了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比例由于远超欧盟规定,国际三大评级机构随即下调了希腊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自此爆发此后欧元区先后启动两轮救助,均未能助推希腊经济如期反弹,糟糕的经济形势和严苛的财政束缚反倒令希腊国民不堪重负2015年初,希腊选出的左翼明确反对财政紧缩政策,促使希腊债务危机再次发酵6月底,希腊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未能按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偿还债务的发达国家7月5日,希腊全民公投否决了此前由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援助方案,将整个欧元区带到了危险的边缘一时间,希腊债务危机如何解决、希腊会否退出欧元区等各种猜想纷至沓来

7月中旬,经过紧锣密鼓的谈判,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就第三轮救助方案达成一致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最终选择了向国际债权人妥协,以换取外部贷款支持7月16日,针对希腊债务危机的第三轮救助正式启动7月20日,希腊偿还了欠欧洲央行的42亿欧元和拖欠IMF的20亿欧元随着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关系的缓和,希腊本轮债务危机和财政危机趋于缓解

尽管如此,仍有不少观察家指出,新的救助方案未能触及危机根源,希腊恐怕无法从税收或经济增长中获取足够的现金盈余来还债根据前两轮救助的情况来看,最乐观的情况是两年内不再发生大的危机因此,第三轮救助仍属权宜之计,危机阴影并未根除

债务经济模式是西方痼疾

希腊并非高负债的唯一受害者,美国、日本以及包括意大利在内的不少欧洲国家同样面临巨额债务问题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经济金融化,促使发达国家生产和消费全面举债,由过剩经济模式向债务经济模式转变依靠个人消费信贷、企业债务、财政赤字和国际贸易赤字来拉动经济,成为发达国家的普遍特征

麦肯锡全球研究机构近期一份报告显示,从2007年至今,全球债务规模增长57万亿美元,年均增长5.3%包括爱尔兰、新加坡、希腊、葡萄牙等在内的14个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在过去8年增长率超过50%美国的公共债务总额在过去6年飚升到18万亿美元,增加了70%,占GDP的103%根据彭博社的计算,2014年底希腊人均公共债务超过3.5万美元,意大利、英国和法国更高

高额债务犹如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助长了赤字经济效应,使发达国家可以坐享高消费、高福利的滋润生活;另一方面,对未来的过度透支也增加了经济的风险和脆弱性当经济增长逆转、资金供应链条收紧时,债务问题很容易演变成债务危机这正是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和欧洲所遭遇的实际困境

如今,虽然发达国家在不同程度地复苏,但是这种债务经济模式究竟能够持续多久,仍然是一个颇为现实的问题考察这一问题,既要看发达国家的债务绝对数量,也要看该国的偿债能力和外部流动性,以及债务额的上升是否与经济增长水平相适应等因素偿债能力可从借款国的外汇储备、国际收支和国内生产等方面进行综合考察从这个角度来看,发达国家的债务经济模式有可持续的一面,也有深层次的隐忧

可持续性的一面主要表现在发达国家普遍拥有较为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金融市场较为发达,其货币大多属于国际硬通货这些因素使得它们可以在国际上享有宽松的债务融资环境

然而,面对不断积累的债务,发达经济体也难以高枕无忧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的爆发,就是债务经济模式内在矛盾激化的集中体现从历史来看,信用借贷的无节制增长容易催生金融泡沫泡沫一旦被刺穿,整个经济将进入漫长的衰退期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英国、瑞典以及日本都验证了这一点不断累积的巨额债务抑制了未来财政政策的回旋余地而紧缩政策又可能造成失业率的高企和国内政局动荡财政政策的两难已成为发达国家面临的共同难题

从货币角度来看,发达国家所普遍依赖的国际货币优势,也可能随着国际货币体系的变化而趋于减弱由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地位快速提升,货币格局或出现变动,虽然低通胀和低融资成本使货币宽松政策仍然是发达国家的最优选择,但长此以往,货币超发引起贬值,影响其国际货币地位,债务经济依靠货币带来的政策空间势必被逐步压缩

更为根本的问题是,在发达国家的制度环境中,低税收、高福利的债务经济模式一旦实施就难以退出,相关国家势必在债务陷阱中越陷越深日趋严重的人口老龄化趋势,使发达国家面临着越来越现实的考验截至2010年,发达国家老龄人口占比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其差距在未来20年内还会不断扩大由于工作年龄人口明显减少,老龄化会使发达国家社会保障收入明显下降,而福利受益群体的扩大会使养老、医疗支出增加,发达国家社会保障缺口不可避免,最终必然反映到财政的支出压力上

总之,发达国家寅吃卯粮的高负债发展模式潜藏着巨大的隐患,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危机的爆发未来除非出现新的技术革命,否则发达国家经济核心竞争力恐怕难以支撑起债务经济持续性发展,债务经济模式必须做出调整短期而言,避免债务风险膨胀是关键,债务规模控制和债务结构调整需配合同步进行;中期需维持经济强劲复苏;长期来看则需要通过财政政策和经济发展方式的深刻改变,不断提升本国经济竞争力水平

(作者系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副教授 张立)

千金益母颗粒价格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胃胀
通心络对脑梗塞患者管用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