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江南】文革传奇故事(小说)_a

2020-01-16 21:2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一步之遥

参加工作三年以后,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不知怎么的,男女老少忽然流行跳起了 忠 字舞,那份狂热真不可思议。一天,车间总支书记找我谈话:

“小x呀(当时我21岁)!你是厂里文艺宣传队的成员,也算文艺骨干了。我们车间这一千多人要跳好 忠 字舞,就得请你当教练了!”

“书记!您一定弄错了吧?我在宣传队是弄乐器的,从不会跳舞啊!”

“不要讲价钱了!这是党对你的信任,是政治任务!明天早上‘天天读’(每天上班前学习一小时)时间就从长白班这一百多人开始教!”

那个时候,党的书记的指示敢不听从是有可能扣上“反党”的罪名的......

“忠”字舞?我自已乱舞两下倒也罢了,当教练?哈哈哈!

第二天一早,长白班一百五十多人一个不拉(当时谁也不敢)地站到了会议室上方的露天平台上。一看人,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当时我在纺织厂工作,三班倒的挡车工是心灵手巧的大姑娘小媳妇,这长白班则全是干维修、保养的爷们娘们,而且近一半是手脚不灵便了从三班倒转业来的,能跳好吗?

开始了!手的动作乱舞之后随着我的上、下、左、右的口令和示范稍有规范,可腿的功夫却令人啼笑皆非。不少人右脚一点地,人也弯腰点头,同时手也不整齐了....反反复复,好不容易一小时到了,抓完革命,该促生产去了。我早已是汗流浃背、声嘶力竭。

中午下班的路上,无意间见到一位右腿残疾的汉子走路的姿势,哈哈哈!灵感一下子来了!

这一天,我提前到了车间,请上我的几位小兄弟帮忙,扛了几根小腿粗的木条到平台上摆成两条线并塞稳了。

人齐了!我说:师傅们!今天我们专门学跳腿部动作。请大家排队依次跟我走!注意了!挺胸、抬头、左脚着地、右脚踩在木条上,走!

哈哈哈!这一招还真管用!一小时不到,大家全会了!

一位老师傅走到我跟前说:“容易,就是跛子走路啊!”

“对对对!大家就想着跛子走路吧!”

“忠”字舞都会了。我的教学方法也推广了。书记又找我了。

“小x:你教舞辛苦了,要表扬。可是,你把跳“忠”字舞比喻成“跛子走路”,你这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不忠,是对广大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的污蔑。党总支念你年青,又是初犯,就只在长白班天天读时间向大家作个检讨吧!”

.冤!教练?反革命?一步之遥啊!

二.演岀风波

还是那个疯狂的年代。一九六九年冬天就要过去了,闹腾了几年的文化大革命已接近后期。各地开始成立“新生的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机关、工厂都在进行“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三查办”的那些专干们,成天瞪着一对鹰眼,时时总想着从什么人身上会嗅出一点“阶级斗争新动向”来。人人小心奕奕,就是那些出身“贫下中农”的人,也还会担心说不准哪天因革命需要就变成了“地主狗崽子”。

说是为了配合各级党代会的召开,对大家进行阶级教育。工厂文艺宣传队接受了上级任务,要搞一台节目到各县巡演。

专业的文艺团体全砸烂了,工人阶级的业余宣传队自然成了香饽饽。队长决定排练歌剧 收租院 ,选用了中国评剧院的剧本。因为是政治任务,演员和乐队都很认真,十天后就正式演出了。

每晚,我抱着琴(我是弹拨乐)坐在乐池里,常常也被剧情的凄惨、演员的动情表演和如泣如诉的音乐所感染而沉默。场场演出都是成功的,几乎每次都会有人跳上舞台。“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口号不时爆发。原本一百分钟的演出,总是要两个小时以上才落幕。在为参加地区贫下中农代表大会的代表演出时,竞有一位农民伯伯跳上台去,扮演地主刘文采的演员猝不及防,被扎扎实实揍了几拳头。好几位工作人员去劝阻时,那人竟蹲在台上抱头痛哭起来.......

不久,宣传队又接到了专场演出的任务。观众是当地支左的官兵及公、检、法,邮电等“军管”单位的工作人员。当演出到第当四场时,一位部队干部冲上了舞台,我正准备举手照例又“不忘阶级苦”呢,却发生了谁也意料不到的事情:

“同志们!战友们!阶级斗争是复杂的,《收租院》是大毒草......”

原来,剧本每一场的启幕前都有一段毛主席语录的朗诵,这位干部认为这一场的剧情与幕前语录有不吻合之处,大做起文章来了。

一时间整个剧场像炸了锅似的,部队退场了,观众退场了!

“收租院是大毒草!”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揪出XX厂文艺宣传队的幕后黑手!”

一阵高过一阵的口号声似乎要把屋顶掀翻,好久,我们几十号人都回不过神来。

夜深了,厂外一些单位又拉起了队伍,高呼口号到厂内声讨宣传队的罪行。那一夜,我们真难熬呀,谁知道明天又还会有什么事发生呢?.....

中午,突然传来喜讯:部队司令员把那位干部臭骂了一顿,“对待工人阶级的宣传队怎能用这种态度?”

司令员还指示:当晚退场的观众和连夜的人员,要一个不漏地再看一场演出。

当插着“军管”小黄旗的吉普车到每个演员家接人时,大家都无一例外地哭了,又笑了!

唉!那年月啊!

三.打倒叔叔打倒舅舅

那几年,是家常便饭。

毛主席精典讲话发表了,要,绕城一周。

中央什么决定公布了,要,又绕城一周。

《人民日报》发社论了,又,绕城一周。

只要厂里高声音喇叭一叫,我们就赶到厂门口。虽然那年头没奖金可扣,却谁也不敢不去。扛红旗的、擂鼓的、举标语牌的,早已定职到人。大家一边走、一边听从并跟随队列旁边的支部书记高喊口号……

我们支书是湖南湘乡人,方言特重。常常是“妈、摸、修、叔、走、狗”不分的。尽管是这样,领头呼口号还非他不行。因为只有他才政治最可靠呢!

那一夜,厂里喇叭又叫了,是珍宝岛打仗了!

我们又上街了!支书脸都气红了,一遍遍地领头高呼:

“打倒苏修!打倒他们的走狗!”

忽然,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原来仔细一听:大家跟着书记也喊起了湘乡话:

“打倒叔叔!------打倒他们的舅舅!”

“打倒叔叔!------打倒他们的舅舅!”

哈哈哈哈哈!书记自己也笑出了眼泪。

四.脫产好累

六十年代的工人阶级是很守纪律很自觉的,特别我当时所在的工厂。在流水线上作业,一环扣一环,八小时之内容不得半点懈怠。那时候如果把谁从生产线上临时抽调到管理部门做点什么是很让人羡慕的。叫做“脱产”了,不用紧赶慢赶,不用闷在车间淌汗,没有机器声刺耳……在办公室干点啥都比在车间舒服。

我是厂文艺宣传队乐队的成员,每年五一、国庆、春节前夕,宣传队会赶排一台晚会的节目,我就总有那么十天半月要被厂工会调去“脱产”。不用说,有些得意,还有点骄傲。

这一天,班长又冲我叫唤了:“去车间办公室去吧,你又有脱产任务了。”

我一愣,五一才过,国庆远着呢,又脱什么产?再说排练该去厂工会报导,去车间干啥?

接待我的还是车间党总支书记,他平日老是那么阴沉着脸,说话也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似乎成天就惦记着什么政治,看谁都像阶级敌人。从来我都是老远见着他就绕道的。

“小x,有个政治任务要交给你……”

他没开头呢,我头皮就要炸了。当年为了“阶级斗争”的需要,我被改成了地主家庭出身(文革后又改为工人了),而且被说成是“长期隐瞒”。所以只要一提政治,我立刻会因条件反射而头皮发麻。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这么久了,伟大领袖常有最新指示发表。每次呢我们车间的队伍只有大鼓、横幅、彩旗,少了点气势。党总支决定让你脱产20天,画100幅毛,再时我们高举画像,那车间的队伍可不就威风了吗?”

天哪!那时的人们早把主席神化了,稍有不恭敬的地方就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呢。画100幅?20天?如果有一幅没画好,如果有一位当官的硬说“不像”,如果......

“我说书记呀!我不会画画的,我求你另外找人吧!”

“我看你出的那几期墙报上画的图画还蛮可以的嘛!”

“可这是画啊!要是......”

“行了!这正是党组织对你的信任,你难道还要讨价还价吗?”

从车间办公室回班组后,我苦笑着对几个哥们说:等着给我送牢饭吧!

笫二天,书记把我带到一间屋里,维修木工已连夜赶制了100个蒙上桃红塑料布的木框,仓库又送来了几桶油漆,我的任务是在塑料布框上用油漆画上毛主席各个历史时期的头像,说是打出去也不怕日晒雨淋。好在当时这种画像报刊上多的是,我只管临摹放大就行了。我也向书记提出了我的要求:一是这屋要由我锁门,要不出了事扯不清;二是我画像不要让人打扰我;再就是晚上我要加班。

书记有求于我,也只好答应了,还以为我是“革命加拼命”呢。

用桃红作底,显得主席红光满面,我只需用漆勾画出头面部轮廓就行了。为了慎重起见,我先随意画了一个工人头像,摸索出用什么笔画图稿好,油漆厚薄多少最佳.....画好一框后,我让书记审查,他一个人也不敢拍板,又叫了车间主任等人会审,最终认可了。

我一想,反正给了20天,慢慢磨吧!

期间最讨厌的是书记稍一没事就往这跑,我知道万一画坏了一笔,用香蕉水处理油漆时又恰恰被他撞上可不得了,不抓现行才怪呢!为了安全,我选择白天画初稿,晚上用漆,画走样处理也没人察觉。这些日子,我虽然不用在车间受累淌汗,时间安排也比较自由,但过的却不轻松。时时提心吊胆,时时谨慎小心,一笔一画都非常认真。画画那间屋里墙上一幅“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标语,我总以为是在警示我千万不要被抓了辫子。

20天过去了,画完了100幅画像,我又借口要认真检查一遍,好好休息了三天。

又回班组干活了,尽管常是满身臭汗,心里却轻轻松松。

五.刀兵相见

文革闹到一九六七年,不可思议的亊发生了。原本多年的朋友和同亊,因为对亊物看法不一,竟然乒乒乓乓动起了刀枪自相残杀。都高喊着“誓死保卫”的口号,也分不清谁真谁假。更不明白一下子怎么会岀现那么多的枪。

车间一个师傅平时好吹点牛,背上一把铁把冲锋枪更是二五的不得了。那一日两派群众各占一个山头又干起来了,到天黑收兵各有死伤。这师傅下山后神气的不得了:

“嘿嘿!老子一梭子过去,倒下去两个......”

旁人虽不作声,到后期清理阶级队伍时却纷纷举证,他最终被当成杀人犯投进监獄。尽管他一再声明自已没看清也无剂于亊,硬是吃了几年牢饭。

我是怕死鬼,看到打架都撒腿就跑,更甭说枪子儿乱飞的场面。可就这,我还是被“死”了一回。

那是我参加厂里文艺宣传队演岀去了,乐队队员而已。偏偏邻县武斗有个厂里同亊被打死了,名字与我只-字之差,又偏偏从乡下打电话回厂的人吐词不清。

不得了!厂里同亊给我准备了几个花圈,还统一好了口径瞒着我的家人。

遗体未到,我先回厂了。

“你怎么没死?”

“你又活了?”

“我为什么要死?我又不搞武斗!”

看到写着我名字的花圈,我真恨不的要掏岀打火机......

四十多年过去了,荒唐亊真不堪回首。

共 422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革期间,有很多事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大事小事都会上纲上线,不论是什么出身,不论你立过什么丰功伟绩,稍有不慎,就会被扣上一顶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尤其是老一辈的爬过雪山走过草地扛过枪的革命家,更深受迫害。老师被指为臭老九,学生不许听老师的话,谁听话谁就是小绵羊。曾经是地主或资本家的,整天会被扣上高帽子游街示众。人们每天拿着毛主席语录,喊着毛主席万岁,就连收音机上或镜子上都写着“毛主席万寿无疆”“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那个动荡的年代,镇压了一些反动分子,同时也迫害了一些无辜的人。是是非非早成历史,可那一时期的一些“天下之怪状”真的让人想起来感到啼笑皆非。学生上学每天操练红缨枪,练习抓特务。抓革命促生产成了那一时期的主题。作者详细的讲述了那一时期自己的亲身经历。那些让人无奈又让人感到哭笑不得的时光。文章故事性很强,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杨花】

1 楼 文友: 2015-11- 0 09: 5: 0 很不错的小故事,讲述了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发生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让人深思。一切已经过去,是是非非自有定论,回忆起来,那个岁月,很多事真的让人啼笑皆非。

2 楼 文友: 2015-11- 0 09: 8:01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期待更多佳作。编按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楼 文友: 2015-11- 0 17:04:28 谢谢杨花编辑并加按语,辛苦你了!另你应该是位年青人,对文革的评价如此到位并准确,不容易。向你学习!

滑膜炎怎么治疗
冠状动脉轻度粥样硬化
藤黄健骨丸能治骨刺吗
哪种他达拉非服用前可饮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