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劫修传 552.第543章 冷眼瞧尽世间事

2020-01-17 00:2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552.第543章 冷眼瞧尽世间事

包无路与青衣玄修见到玄焰现身之时,心中本来大起贪婪之意,可此刻瞧着玄焰的目光,却觉得全身发毛。

却见玄焰此刻笑容顿敛,全身火焰之中,射出一道道针尖般的光芒来,而玄焰小小的身躯,也似长大了一圈,更惊人的是,一股极强的灵压扑面而来,包无路忽觉心中就是一热,心境也变得燥动不安起来。

那玄焰身上的无边热力似乎不仅涉及肉身,也逼到包无路的心境之中,这种玄妙威能,恐怕只有玄焰这种先天灵物方能具备。

包无路本来见蟠龙杖在与雷龙珠的斗法中大占优势,心中倒是从容,如今被这玄焰的先天灵力所迫,竟有几分动摇了。

就见那玄焰化成一条红线,此线弯曲若龙,就向包无路身上缠去。

包无路忙掐法诀,那蟠龙杖上再化出几道青丝,就向玄焰迎去,不想那青丝未及玄焰身周三尺,就“嗤“的一声,化得干干净净。

玄焰哈哈大笑道:“你那木属之物,也敢阻我。“

包无路不敢再用这蟠龙杖御敌,慌忙将此杖收起,那知那玄焰动作快极,身虽未至,一点火星已跳到杖上,那杖上便留下一点焦痕来。

原承天见此情景,心中频频点头,这世间之物,果然是相生相克,蟠龙杖虽是天材地宝所制,也抵不过这天生的对头。

包无路原对这件蟠龙杖信心极具,却被玄焰点出的焦痕吓出一身冷汗来,忙不迭就将此杖收起,手中再出一物,乃是个寸高的玉质山状之物。

见包无路收起蟠龙杖时,原承天本可趁此良机,以雷龙珠与玄焰交相夹击,可想来玄焰许久未出风头,今日正该让其大展神威。

于是就将雷龙珠一引,去助那无界霞光的一臂之力,雷龙珠既是雷属之物,正好可将青衣玄修的震天锥克制住了,就见那震天锥击发出的闪电大半被雷龙珠吸了过去,无形之中,就让这霞光威能释放出来。

而雷龙珠本身具备的雷电之力,在吸收了震天锥的闪电之后,也强了三分,青衣玄修身边一时电闪雷鸣,霞光万道,眼见得已落入下风了。

不过青衣玄修既擅引雷之术,则必知御雷之法。他身子一晃,胸前就显出一件胸甲来,此甲通体乌黑,泛着阵阵金光,正是一件乌金甲。

那雷龙珠射出的闪电击到此甲之上,皆被反弹开去,青衣玄修自是安然无事。

而反观包无路这边,则变数再生。

包无路口中念一声法诀,“疾“的一声,将手中的小小玉山向玄焰压来,那玉山见风而长,立时化成一座数十丈高的山峰。”轰“的一声,就将玄焰压在地面,玉山外面,火星半点不见,显见得玄焰已被全身罩在其中。

原承天认得此宝为叫玉壤,乃是以上古玉屑炼制而成,虽只是小小一块,怕没有数十万斤重,也只有玄修之士,方能祭此重宝。

而用这玉壤来镇玄焰,也是用了相生相克之道,火虽克金,却不能克玉,此宝以玉克火,端的显出包无路的胸中玄承与急智来。此人倒也不止只生了一张如簧之口,这实力也是不弱了。

不过原承天虽见玄焰被这玉壤镇住,倒是神色从容。在他瞧来,玉壤若是想镇住其他火属之物,或可占得便宜,可是这玄焰哪里能这么轻易克制住的,就算当初自己收服玄焰时,也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

果然,那玉壤虽将玄焰全身罩住,泄不出半点火星,可玉壤根部,却很快变得通红,自是玄焰于玉壤之中大展神威,欲将这玉壤炼化了。

包无路只瞧了一眼,就知道不妙,这玉壤虽是能克天下诸火,却是克不住四大灵焰,这真离玄焰的温度,怕是比修士真玄之火还要烈了七八分,这玉壤若不尽早收起,说不定就被玄焰炼化了。

可若是收了玉壤,又该用何物制服玄焰?包无路心中茫然失措,那手中虽掐定了收器法诀,却迟迟不曾施放出来。

就这么迟了片刻,那玉壤根部已现出条条裂纹来,虽只是细如毫发,也让包无路心痛不已。

包无路慌忙将手中法诀施发出来,就想收了玉壤,可是这法诀施放出去之后,却不见玉壤有任何变化。

就见玉壤根部的裂痕越来越大,很快就有一寸多宽,而一团火焰从这裂缝中钻出,摇身一变,便是玄焰的形状了。

玄焰哈哈大笑道:“包小子,你留在这玉壤中的一丝灵识都被本老人家炼化了,你又怎能收回他去,趁早死了这份心,不如就瞧瞧本老人家的炼化之能。“

他玩得兴性起,哪里还去念及去攻击包无路这个正主,正想再次钻进玉壤之中,先将此物完全炼化了再说,就听得远处传来轰隆之声,那大地也是剧烈的一颤,就像是地震了一般。

因这声音的来处正是幻域的方向,所有在场之人都不免循声望去,想知道这幻域又发生了何事。

却见面前的这座山峰上山石滚滚,果然是发生了地震,这地震非同小可,就见这山峰拦腰被震断了,空中巨大无伦的山石纵横飞舞,就向众人击来。

诸修虽不怕这山石,也不得不施出法术来,先将这山石挡住了。

只见那山峰经此巨震之后,刚才那道死域的入口,已经是荡然无存。

龙格非用灵识一探,先是眉头一皱,然后喜不自禁的道:“法则已变,那入口不久之后就会显现出来了。只是今日的法则变化,为何如此剧烈?“

包无路道:“近百年来,这幻域入口的法则最不稳定,便是一日三变也是有的,这一日两变又有何出奇。“

包无路也是想进入幻域,得登天阙的,否则也就不会施计骗开众人了,如今这幻域入口即将显现出来,又怎还有斗法之心,虽然五名同伴四死一伤,可在这事关自身未来成就的大事面前,又怎会傻到不顾一切,去替同伴报仇拚命?

他向原承天拱手道:“道友,这进入幻域一事最是正经,不如我等双方暂且罢斗如何?“

原承天冷笑道:“你就不想替你的同伴报仇?“

包无路嘿嘿笑道:“若是道友修为浅薄,这仇自是要报的,可如今道友神通惊天,若是勉强斗来,岂不是连自家的性命都可能搭上去,这仇不报也罢。“此人倒也坦白的很,这番话说来,反让原承天哑口无言。

陆沉星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包老兄这行事方式,倒也合陆某的胃口,也罢,原道友若是全力一搏,自可诛杀了你等,只是也必然要付出代价来,算起账,也是不怎么划算,此战就此作罢。“

包无路哈哈笑道:“陆兄说话,最是快当。“瞧他喜气洋洋的神情,浑然没将刚才五名同伴的死伤放在心上,得友如此,实是人生至错。

不过再细想来,他的玉壤被玄焰所毁,也没见他如何心痛,可见此人的心境倒也不俗。于“得失“二字,盘算的极是精细了。

青衣玄修也乐得双方住手,他冷眼旁观,知道原承天显然未尽全力,因为此人所出的法宝以及侍将,侍灵,都是大有来历之物,而此人以九级真修之躯,独斗两位玄修,居然仍是游刃有余。

由此可知,其人的修为深浅,实可用高深莫测来形容。

只是玄修级修士斗起法来,双方的法术威能必是惊天动地,自己若是稍有迟缓,那玉壤的下场就是前车之签,因此他将震天锥略停了停,以观原承天动向。

要知道此场斗法,原承天虽是以一敌二,却在两边都占尽优势,完全是全盘攻杀,而对方则是处处设防,青衣玄修与包无路都未曾见原承天施展出防御法宝来,是以原承天若不收手,此战势难成和。

陆沉星既是开口答应双方罢斗,原承天又怎能拂逆其意,于是先将霞光收了去,再将雷龙珠唤了回来,如此青衣玄修才敢收回震天锥,以成和局。

龙格非与包无路的目光则集中在那山峰之中,就见从山峰深处涌来一团黄气,此黄气铺天盖地而来,连众人都被笼罩其中。好在诸修皆是灵识强大,纵在这黄气之中,仍能用灵识去操探查动静。

原承天发现,那黄气之中,果然现出一线裂缝,这裂缝乍开时,便有近似乎界力的一股强大灵压四散开去,等这灵压散发殆尽,原承天果然发现多了一条通道,而通道之后的地域无比广阔,不是天一幻域又是什么?

诸修见这天一幻域忽现入口,皆是大喜,包无路眼睛眨了眨,道:“原兄先请。“自是怕自己先入此域后,被原承天紧跟其后抄了后路。

原承天心知其意,淡淡一笑道:“也好。“

只是这幻域虽是开了通道,其后动静却是不明,也不便先让陆沉星二人进去,正欲抢先开道,以观幻域中的动静,忽见黄气之中,传来一道惊人魔压。

而索苏伦的声音就此传来:“大家既是你推我让,索某不才,只好抢先一步了。“

河南省林州市食管癌医院预约挂号
凤城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银川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梅州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银川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