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高铁检票员站一天小腿粗4厘米脚肿得穿不上

2019-12-01 15:3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铁检票员:站一天小腿粗4厘米 脚肿得穿不上鞋

刘泽在为旅客指点检票口该怎么走

高铁列车检票员

站一天小腿粗了4厘米

每人每天检票4000多张、抬头低头不计其数、下班后脚肿得穿不上鞋子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火车站的客流也节节攀升,北京南站的检票员们进入节前最忙碌的时候。他们距离回家的列车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一天要走30000步

晚上6点多,刚刚上完一个大白班的孟宁拖着疲惫的身躯穿过行色匆匆的旅客,准备挤地铁回家吃口热饭。现在正好是车站人流量最大的时候,虽然有些感冒

,上午还吐过一回,孟宁也没有请假,仍然坚持着来上班。只是身体状态不好,站一天更容易觉得疲惫。见到孟宁的时候,她原来精心描画的眼线已经有些晕染,脸色显得有些憔悴。

孟宁是北京南站客运车间乙班的班组长,虽然只有28岁,却自称是检票组的大姐大。也许是来自东北,孟宁性格豪爽却又不乏细腻,经常照顾跟她一起工作的检票员小朋友们,这些平均年龄在24岁左右的女孩们平常有什么委屈、开心的事儿都跟孟宁分享。在北京南站工作这6年来,孟宁一次都没有过过春节,在自己特别想家的时候,还要张罗着把组里的小朋友聚在一起,免得大家孤单。

作为班组长,孟宁需要在整个候车大厅不时来回走动,随时关注重点旅客或者其他突发情况,抱孩子、抬担架、搬行李都是再常有不过的事儿了

,一天算下来至少要走三万步。

200多趟车都烂熟于心

夜班接替孟宁的是另一位班组长刘泽,两个人都是北京铁路局的服务明星。23岁的刘泽来自吉林省公主岭市,由于所在岗位一个月只有1天半的时间休息

,但北京去公主岭的火车单程就要6个半小时,工作4年多来,刘泽只在奶奶去世那年回过一次家。对于刘泽来说,每年都是忙完暑运忙春运,忙着忙着就到了年底。刘泽说每次家人打来,第一句话会问过得怎么样,第二句话就是什么时候回家。出来时间长了,心里也会想家,检票这个工作是距离列车最近又最远的一份工作,每次遇到开往家乡的列车,刘泽都想登上列车。

一谈起回家,话题就变得有些沉重;可一聊工作,小伙子又充满了干劲儿。刘泽在车站的外号叫风火轮和刘快腿,那是因为他帮着接车、护送重点旅客从来都是跑着过去,以节省时间。因为经常有匆忙赶来的旅客询问自己的检票口在那儿,刘泽还练出一门绝技,北京南站始发的200多趟车何时出发、经停那站、几站台候车、那个检票口等待,刘泽都记得清清楚楚。采访中,不时有旅客过来问询,刘泽总能快速地告诉他们该往那个口走,变成了一个移动的咨询台。

每天检票4000多张

与北京站和北京西站不同,北京南站实名制验证的压力都在检票口这里,高峰时一天从北京南站就开出去186趟列车,最高峰时有214趟,一人一天得检4000多张票。根据测算,平均为一个旅客验证验票就需要花费五六秒钟时间,但在这短短几秒钟里既要查看车票日期、车次、到站等信息,还要核对旅客本人与证件是否相符。4000多张票,需要不断地抬头低头再抬头,下班后整个脖颈都不像是自己的了。长期站着工作,也让负责检票的工作人员腿脚肿胀,有人细心测算过,早上来上班时小腿围是34厘米,下班的时候就变38厘米了,上班时穿来的宽松长靴、牛仔裤,一下班都变得紧绷绷的,脚也肿得穿不上鞋子。

2008年,最初进入铁路系统的孟宁是在列车上工作,但她告诉,在车站的工作其实比跑车更累,列车上只需要服务上千名旅客,但北京南站客流高峰期一天就发送旅客17万多,要接触的旅客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事情都遇见过。有老外拿着相机给自己拍照的,也有旅客因为没有票试图强行闯闸机的,还有的旅客着急赶火车,拖着重重的旅行箱从孟宁的脚上轧过去,遇到脾气大的旅客,检票员还会挨骂挨打。可孟宁说,工作这么多年,每次听到旅客检票后说句谢谢时

,心里所有的累和委屈就都没有了。孙文文

石家庄爱尔医院
东营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大庆治疗妇科医院
南京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