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四节 风雨飘摇

2019-12-05 09:1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四节 风雨飘摇

身着华丽军服的拉姆将军沉静的站在法拉什大酋长面前,他能够理解眼前自己主君的激动心情,唐河人有首诗,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大概就是现在自己和主君心中最真实的写照了吧。

已经没落的海德拉巴人却还想把持这中央政权不放,这实在是太不明智了,没有足够力量有怎么能够握有国之重器呢?历史早已证明,连这一点都看不穿的人,只会给自己民族带来灾难。嘴角微微上翘,拉姆有些傲然的想道,可怜而又可悲的海德拉巴人大概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吧。

“拉姆将军,你确信唐河人不会介入到这一场战事中来?”

上座主君的平静的话语将拉姆将军从幻想中拉回到了现实,拉姆将军定了定神,神色严肃的回答道:“汗王放心,唐河人在森格平原上并没有驻军,他们只有在斋浦渡派驻有军事代表,帮助旁遮人训练军队,我们已经和旁遮人有过接触,他们的军队虽然进入了战备状态,但他们并没有战争的意图,也没有做好战争准备,我相信旁遮人不会有任何不利于我们的举动,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没有唐河人作后盾,他们什么也不是。至于唐河人,李无锋的大军都被调往了东方,情报显示,唐河人正在闹内乱,李无锋此时正忙于和唐河人内部各方势力争斗,他们在中大陆的力量十分薄弱,连自保也相当困难,根本抽不出多余力量来干涉我们。何况我们已经调集了四十万大军,即便是唐河人有心要来趟这一趟混水,我们也会叫他们有来无回,让唐河人见识一下我们提克人的无敌军威!”

法拉什满意的点点头,拉姆将军的解释的确合乎情理,虽然法拉什对唐河人一直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尤其是在眼看着旁遮人在唐河人铁蹄下轰然倒下之后更是如此,但他也不相信唐河人就凭他们在中大陆上那点军队就能于自己四十万大军相抗衡,而且自己还随时可以调动超过十万人的预备队。

“可是我听说唐河人派驻旁遮人的军事代表曾经表示他们不能接受印德安王国目前势力架构的改变,这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他们会干涉我们的行动呢?”虽然已经相信这一次行动能够取得圆满成功,但最后法拉什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也许是天生对唐河人的惧怕让他不得不更加小心一些。

“汗王大可不必将这种大言不惭的家伙打上眼,干涉是建立在实力之上的,如果唐河人是在刚刚击败了旁遮人之后说这番话,也许会引起我们的重视,但现咱他们在北吕宋不过两三个师团,还要防范吕宋人的威胁,在整个西域和腾格里不过四个师团,不到十万人,而且西域反对他们的势力一直在暗中活动,使得他们无暇分身,他们那里抽得出多余兵力来?不过是虚言恫吓罢了。只要我们能够完成对海德拉巴人的战争,取得整个王国中央的控制权,即便是将来李无锋腾出手来想要干涉,我们也已经占尽先机,立于不败之地,以倾国之力,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么?”拉姆话语中充满了强烈自信,都说李无锋的军队所向披靡,但他不相信自己的军队会比对方差多少,有机会一定要与对方比一比高低。

法拉什终于放下了心,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从瞅准雅库安人内乱时机到设计让海德拉巴人钻套挑起冲突,这一切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这么多年来军队厉兵秣马为等待额就是这一刻,海德拉巴人毫无准备,雅库安人自顾不暇,唐河人有心无力,旁遮人有心无胆,这一切都是天赐良机,法拉什终于站起身来,将手中玉符郑重其事的交给自己的首席大将军:“拉姆将军,一切就拜托你了,希望在你归来之时,就是我们提克人全面复兴之日!”

“决不辜负汗王的期待,请汗王静候佳音!”心胸澎湃的拉姆昂然接过玉符,扬长而去。

大陆公历698年4月8日,就在整个东大陆的目光都还在为粮食市场疯涨不下的粮食价格忧心忡忡时,中大陆印德安王国内战全面爆发。

大陆公历698年4月9日,兵分两路的提克大军全面进入海德拉巴人领地,掀起了第一波攻势。4月10日,提克西线大军越过三不管地界――普拉高原,直插海德拉巴人腹地,海德拉巴人猝不及防,被打了措手不及,三万边防部队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被亲自上阵的主帅拉姆将军率领大军全歼。击溃海德拉巴边防军的提克大军一路高歌猛进,随即与兼程赶来的印德安王国近卫第一军对峙。

4月15日,两军在赛钦行省中部平原地区展开激战,最后海德拉巴人动用了秘密武器锁甲骑兵在关键时刻从正面强行突破提克大军防线,提克大军防线崩溃,被迫全军后撤。但经验丰富的主帅并未被不利局面所吓倒,是夜,提克主帅拉姆率领三万轻步兵利用敌军远来疲倦,加之大胜之后骄敌情绪滋长之机,趁夜偷营,大获成功,慌乱之中的王国近卫第一军全军崩溃,而早已埋伏停当的提克大军更是趁势全线出击,一举歼灭包括王国第一近卫军在内的十二万大军,其中俘虏数量高达六万多人。

4月23日,稳步推进提克西线大军采取正面吸引侧面突破的战术再次击破了得到盟友索利安部和米什部军队增援的王国第二近卫军,由于配合无序,三方军队争相逃命,十五万大军一夜之间烟消云散,提克大军趁势掩杀,王国第二近卫军七万人只剩下三万人逃回北方,而索利安部和米什部更是变成一片溃兵,至此整个印德安中部成为一片旷野,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提克大军前进的步伐。

4月23日,提克西线大军兵不血刃的占领中部大省赛钦行省的首府――班哈蒂,4月25日,赛钦行省全境沦陷。

相比于进展稳健的西线大军,东线大军显得顺风顺水许多。4月14日,东线大军在深入海德拉巴人领地两百里地后才遇上第一次抵抗,经过两天血战,东线大军在副将卡德米德的率领下攻破了克什哈尔行省通往东北最重要也是最富裕的行省孟加行省的要塞――遮米要塞。4月16日,东线大军另一支分部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占领了克什哈尔行省首府布隆迪。

面对东线大军咄咄逼人的攻势,负责东部防御的海德拉巴人将所有军队集中起来在通往孟加行省的一线布防,准备在这里与提克人展开决战。但出乎海德拉巴人意料之外,在卡德米德率领下,提克东线大军转道向西突入毫无防范的丹吉行省,4月20日,丹吉行省沦陷,同日,丹吉行省首府吉达陷落。4月27日,提克东线大军抵达安曼行省首府尼科巴城下,尼科巴城领主兼安曼行省首席行政官率全城官员投降,而尼科巴城的警备部队甚至成了欢迎提克大军入城的仪仗队。5月1日,另一支东线军队沿着运河北上

,攻占了有印德安米囤之称的波洛行省,对处于东面的孟加行省和加莱行省形成了弧形包围圈。

与此同时,西线大军夜在进行了短时间休整后继续北伐,逼近印德安王国的心脏中央行省的门户――瓦德行省,而这个时候倾尽全力的海德拉巴人集结了所有能够动员的军队二十万人抵达了瓦德行省著名要塞――马诺要塞,准备在这里与提克人进行殊死决战。

短短一个月不到,印德安王国海德拉巴人控制区南部领土尽丧,东部领土仅剩下孟加行省和加莱行省在苟延残喘。海德拉巴人境内人心浮动,大量难民从南部涌向中部和北部,整个海德拉巴人领地一片混乱。由于大量军队被抽往前线,尚未沦陷的地区防务空虚,加之不少提克间谍趁机作乱,奴隶、城市贫民和无地农民很快就揭竿而起,点燃了遍及印德安北方的奴隶农民大起义。他们攻打坞堡集镇,抢夺武器粮食,瓜分地主富商的浮财,起义部队很快就汇合成了几大股,在印德安北方各省纵横驰骋,所向披靡。

与此同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雅库安人终于也按捺不住了,大陆公历698年4月25日,雅库安人不宣而战,十万大军入侵海德拉巴人西部大省――米洛行省,4月30日,在占领了米洛行省大部后,雅库安大军也马不停蹄的北进,5月8日占领海德拉巴西北部的帕梅行省,完成了既定计划。

至此,整个海德拉巴人控制下的印德安王国已成分崩离析之势,王国中央摇摇欲坠,处在一片风雨飘摇之中。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宝宝有痰咳不出来怎么办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