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妻子捅死丈夫儿子后欲割腕自杀被救后拒绝进

2019-09-14 09:28: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妻子捅死丈夫儿子后欲割腕自杀 被救后拒绝进食 07:59:31

  杀亲女子庭审现场未开一次口

  洪某垂着头,浑身颤抖,不时发出“呜呜”的哼哼声,对于检察员、法官的提问,一律沉默以对。此刻的洪某坐在被告席上。

  2年前的洪某,在凌晨时举起了尖刀,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捅死在家中。武定新村杀夫杀子案昨日在南京市中院公审,鉴于各种原因,该院婉拒了媒体的旁听。据了解,洪某在杀亲之后,曾经割腕自杀,在被救起后,拒绝进食,不但对于任何问题用沉默代替回答,在看守所中还试图自杀。

  “让家人放弃我吧”,“想和儿子的骨灰放在一起”,这是洪某从被抓之后至开庭这2年时间内说的为数不多的话。

  金陵晚报2010年9月6日和11月12日的相关报道。

  回顾:血案后曾多次心理干预

  2010年9月5日,当杨奶奶打开自己儿子家门时,发现自己的儿子、媳妇以及孙子均倒在血泊中。

  案发地位于南京秦淮区的武定新村小区,是南京一家集团公司的家属区。赶到现场的民警发现,杨奶奶的儿子季先生和孙子均倒在床上已死亡,媳妇洪某奄奄一息,身上有多处刀痕,手腕处的刀口还在流血,倒地的身边有大摊血迹。

  经过抢救之后,洪某脱离了危险,苏醒过来的她对于警方的任何提问都拒绝回答。不但如此,洪某还拒绝进食,院方只能通过鼻子输液的方式为洪某打入营养液。

  据了解,死者季先生46岁,是南京那家集团公司的中层干部,季先生的儿子11岁,上小学,而洪某当年41岁,在夫子庙的商铺做小生意。

  结合多方证据,警方初步推断,9月5日凌晨2点左右,季先生与洪某因为口角发生了争执,洪某拿出尖刀将丈夫、儿子捅死,其后又试图割腕自杀,未果。

  杀亲后自杀,如此人间惨剧引起了南京城的轰动。

  在检方介入后,被批捕的洪某在看守所内依旧一言不发,“她只提到了"杀人偿命"四个字”,而在会见律师时,则对律师说了一句,“让家人放弃我吧”。

  “她不但不说话,还紧闭双眼,对任何事物都没反应”,据看守所的管教民警介绍,他们还曾经发现洪某利用棉毛裤拉成条藏在枕头套中,“企图自杀”。

  经过努力,在2010年11月起,多部门对洪某进行了心理干预,南京市的心理咨询专家经过与洪某的几次接触,“她开始流泪,开始会说谢谢了”。

  “有人觉得她是抑郁,其实她是在造成这种家庭惨剧之后,心理无法承受的巨大创伤”,一心求死的洪某终于开了口,向检方交代了2010年9月5日的杀亲案,“并且还提到了希望与自己儿子的骨灰葬在一起”。

  由于洪某的情绪一直不稳定,因此在取证阶段遭遇到了困难,直至昨日,这起杀亲案方才提起开庭,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庭审:未开一次口只点一次头

  从被带入法庭的那一刻起,洪某就一直垂着脑袋,坐上被告席后不住地颤抖。

  从一开始的“你是否认罪”环节,洪某就选择了缄默,以至于到了检方提问时,公诉人提醒洪某“你可以通过摇头、点头的方式,来表示不认可或者认可”。

  洪某并未按照公诉人的“提醒”去做,依旧沉默,庭审直至昨日下午结束,洪某未开一次口。

  起诉书中对于洪某的动机,以“矛盾”两字带过,多位死者家属表示,洪某来自苏北,家境贫寒,十几年前与已年过30岁的季先生相识。季先生长相英俊并且人很活络,给洪某留下好印象,而当时的洪某“眉清目秀,人又聪明做事勤快,两人一见钟情”,结婚一年后,他们的儿子降临。

  “随着家里的经济负担日益增大,为了改变家庭状况,洪某在夫子庙做起了生意,”据知情人介绍,“季先生在单位工作很忙很少回来,加上洪某也忙于生意,夫妻间缺乏沟通,两人常为一些家庭琐事争执。”

  公诉人拿出了洪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洪某曾经表示,自己从农村嫁到城市,一直心存自卑,当初谈恋爱时男方家属不太赞成,再加上丈夫的事业越来越好,自卑心加重,总感觉婆家人对农村媳妇有偏见”。

  有证人表示,双方最主要的“矛盾”出现在孩子问题上,“洪某的老婆婆经常做饭给自己儿子和孙子吃,而洪某的儿子和老婆婆很是亲近,相反,疏远了自己的母亲”,洪某一直觉得丈夫不关心家庭,而季先生则觉得洪某忙生意不关心儿子,最终在2010年9月5日凌晨的争吵中,洪某爆发。

  对于上述的证言以及自己的供述,洪某依旧选择沉默。对于自己在用尖刀杀死丈夫和儿子后,又用一把刀割腕自杀的情节,洪某略微点了点头。

  公诉机关表示,洪某的鉴定结果显示,其在作案时,具有完全的行为能力,“并非外界所怀疑的是否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最终,季先生的家属提出了附带民事赔偿的诉求,洪某面无表情。

  手记

  雨会停的

  昨晚的南京,开始下雨了,不知洪某的“心雨”是否依旧在下着。

  多位心理专家介绍,目前社会处于转型期,每个人都有压力,“季先生夫妻一个有事业一个有生意,但表面的风光不等于实际的幸福”,他们分析,作为洪某而言,在这种表面繁荣下,结合自身的出生以及对家庭的贡献,自然而然流露出了消极的自卑感和不安全感,在遇到“积怨”已久的问题后,失控。

  两年了,洪某一直以沉默来折磨自己,她不愿让别人走进自己的世界,也不让自己走出来,试图以此洗清自己在那个夜晚高举尖刀时冲动的惩罚。

  “你的内心一直在痛苦中挣扎,到了极点后,一时冲动才做下了那些……我能理解你……”心理专家曾经和洪某这么说过。

  昨晚南京的天气预报说,明天的南京就会多云转晴。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口舌生疮
宝宝健脾胃食谱
成人纸尿裤哪个牌子好
一岁宝宝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