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四百一十四章 接二连三 下

2019-12-02 18:34: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四百一十四章 接二连三 下

死神的出现并未让王鸽有太多的意外,他反而是觉得死神来的比以前更晚了一些。

自从天界的动作开始,情况就变得愈演愈烈,虽然每天都有人死去,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死神。

一个普通而平凡的灵魂必须品质足够良好,方能被阎王大人挑选成为死神,要求是十分严格。

因此死神数量的补充并不能弥补死神的消失速度,在王鸽看来,几乎所有死神都会是在七乘以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加班加点,就算是这样,他们来收取濒死之人灵魂的速度也正在慢慢的降低,来的是越来越慢了。

加班加点的瞬间移动,传送,使用特殊能力,一定会大量消耗死神本身的能量,而他们的能量来源于血色芦苇之海。而血色芦苇的肥料供养,来源于被湮灭的灵魂能量。

灵魂来不及收取,能用于当肥料的罪恶灵魂就越来越少,血色芦苇产量肯定跟不上。

没有血色芦苇药丸,死神们就无法获取能量,不能进行任何日常工作动作,甚至还有可能存在自然消亡的危险。

王鸽越是想,就越是觉得天界的那些存在十分歹毒。他已经猜透了天界的真正意图,死神的数量是在一定情况下固定的,人类世界总人口如果不增加,那么死神肯定就不会增加,所以数量是刚好饱和,能够满足提取灵魂工作所需。

天界不断的制造死神消失的事件,就是为了造成这种供应短缺的死循环,大幅减少死神的数量,从而削弱地府的实力,为以后的动作打下基础。

真的是妙计啊!

王鸽在心里盘算着,天界用不着大动干戈,甚至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让人抓不到把柄,这简直就是阴谋的典范了!

当然,这对于王鸽的影响是,同等情况下能够预留给王鸽的时间也更多了,这让他得到数字的过程变得更加简单。

只是王鸽高兴不起来,就算是死神的数量不减少,维持原样,他也有信心能够完成自己的赌约,比起顾雪若来,他的赌约还是太简单了。尽管数字累计的规矩并没有因为这种情况而改变,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绝对是不正常的,也绝对不能持续下去,否则三界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连时不时会过来跟王鸽见面聊天,通报消息的虚紫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好几天都没有消息了。

镇魂牌的传送功能并非强制,在王鸽使用镇魂牌敲击镜子的时候,虚紫完全可以选择来或者是不来,只是根据约定,虚紫之前从未迟到过。

王鸽甚至在想,现在他要是再召唤虚紫来到自己的身边,虚紫能不能在瞬间赶到,甚至是过不过来,那都是要打个问号的。

地府世界可能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可是就算是死神的数量减少,前来收取灵魂的反应程度降低,但并不意味着死神们会懈怠,追击速度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快。

尽管王鸽在开始开车的时候死神还没有从楼上下来,但在开车的过程中却已经能够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身影了。

长柄雨伞举在手中,在与地面距离大概一米的地方凭空漂浮,另外一只手背在身后,从容不迫,尽管速度很快,头发和衣服都没有一丝的杂乱,面对车辆无所畏惧,表情淡然的从车辆之中穿行而过,追着救护车的时候尽可能的在走直线。

这个情况可不太妙啊!王鸽用眼神的余光瞟了一眼仪表盘,指针指向的数字跟他预计的差不多,一百公里每小时左右,就这种速度还能紧紧的跟在身后大概四五十米的地方,死神是真的很想要车上的这个灵魂了。

也许是车上的这名警察品质良好,没做过什么错事,被阎王大人盯上了想要收取当死神也说不定呢?王鸽可不认这个,救人是本职工作,得到数字关乎于自己和兰欣的性命,而车上这病人的妻儿父母还等着他回家呢!就算是阳寿已尽的时候王鸽还要费力的去争取一下呢,这警察阳寿还没到,凭什么要人死?

上面的这些理由任意选一条,都能够成为王鸽不把灵魂拱手送人的理由。尽管偏向于地府,他自己却是个人类。这一点王鸽还是分得清的。

“生命体征开始不稳定了。”车上的石翠萍护士长看了一眼心电监护的屏幕,心跳有所下降,心电图也有心率不稳的迹象,呼吸越来越微弱,甘露醇这种药虽然要求快速滴入,但是还是赶不上病人颅内出血高压和肿胀的症状发生。

“这……大夫,这儿是我十几年的老同事老战友了,你一定要救救他啊!”护士长的老公陈警官一听就坐不住了,赶紧说道。

“应该还能再撑一会儿,到了医院药都用上,稳定一下生命体征,等到家属来的话再决定是否手术,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估计这情况比较严重了,病人这个年纪也是心脑血管疾病的高发期,不知道他的病史,八成是要手术才能保命了,预后的话……具体看检查结果吧。”周华肯定不会想把一名人民警察的命就这样放弃掉,但是手术之后的生活质量,真的没有办法保障,即便是因工受伤,国家养一辈子,那遭罪的也能是自己和家庭,一点都划不来,“王师傅,还要多久?”

“前面就到,三十秒!”当王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看到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的大牌子了。几十秒钟很快过去,由于前期早已经进行了通报,急诊部大门口早已经有医生和护士等在那里准备接病人下车,王鸽也下了车,看了一眼大门口,死神还没有跟过来,但也就只是一分钟之内的事情了。

到此为止,王鸽所能做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凭借自身的镇魂牌挡住死神,阻止死神的前进在医院是根本不可能的,死神自然也不会去跟他讲什么条件,当然听天由命是不可能的,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要靠大夫。

只要能稳定住生命体征,人暂时死不了,那就没事儿。

镇魂牌上的数字迟迟没有变化,王鸽只能目送那名受伤的民警进入急诊室,自己留在了门外,挠了挠脑袋,冲着门外走去。现场有陈警官在,他用不着帮忙了。

不过,等到王鸽再次坐进救护车的驾驶室,打算把车开回停车场的时候,镇魂牌这边才终于传来了一丝凉意。用不着掏出来看,王鸽就知道自己又拿到了一个数字。

他的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波动,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王鸽突然有种预感,估计从今天下午一直到晚上下班,都不会有很闲的时间了。

急诊部里面已经忙做一团,人满为患,嘈杂的很,救护车出诊的压力大,直接送到急诊部里面的病人也不在少数,春夏交接,五月刚刚开始,急症病人开始慢慢变多,忙碌的状态应该会持续很长时间,只是王鸽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面的病人不多,家属模样的人倒是有不少。

“今天咱们医院都接收了两个警察了,真是怪了事儿了!”王鸽一进门就自顾自的念叨了一句,先前交通事故纠纷之中,还有一名交警被人打伤。“又来了个警察,咱急诊护士长老公的同事,头部外伤,颅骨骨折,颅内出血,挺严重的。”

“我的天,这帮扯犊子真是虎逼啊,警察都干打,反了他们了真是!”铁大致从外面出车回来,听到王鸽说的这个情况,连东北话都飚出来了。“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有,有。那几个人都给按地上了控制住了,现场的群众连打带踹,拦都拦不住。”王鸽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抽出本子就开始写记录,“真是高危职业啊,永远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

“要是我在场,一个都别想跑

,全都给干趴下!。”铁大致还是气不过,恶狠狠的说道。

“当兵的就是不一样啊,不过这种事还是像你以前跟我们说过的那样,别冲动,别掺合,我们的职责是救人。”杜伟平玩着小声说道。

“你小子胆大了啊!居然敢教训队长了!”另外一个同事伸腿踹了一脚躺在床上的杜伟平。

铁大致倒是没生气,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小杜说得对……”

众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办公室里的座机响了起来。只要这部一响,不是专门找队长的,那就是湘沙市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当然,所有人都不希望有什么大事件发生,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无休止的加班和劳累,王鸽除外。虽然很心疼那些出事儿的人,觉得可怜,但是天灾人祸不可避免,盼着出事儿的心态是不对的,只是王鸽实在是太需要数字了。

铁大致接起了,没多说什么就拿着本子急匆匆的走了,临走之前只留下了一句开会,让众人有任务别耽搁,赶紧出车。

办公室里的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五月份的下午炎热异常,尽管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五点钟,可那热气就像是从地面上冒出来的一样,从门缝窗缝往房间里钻,空调也不起什么作用。下午林颜悟的到访,冰镇西瓜所带来的清凉维持不了太长时间,屋子里闷得要命,王鸽把空调改成了除湿的模式,还是没有任何改观,众人都满头大汗,热的都不想说话了。

“别折腾了,天气这么闷热,说不定今晚就会下雨呢。”杜伟平查了一天气预报,挥舞着,“你看,我说吧,湿度都百分之八十以上了。下场雨就凉快了。不过估计下雨咱们也好过不了,湘沙市内五区,大到暴雨。估计会持续到明天早晨。”

王鸽把空调遥控器扔在桌子上,“希望吧。这种天气,干活儿都干的不舒服。这雨一下,湘江边儿上又要决堤了。”

到抗洪一线抢险救灾的情况年年都有,河水泛滥这种事情谁也没办法控制,也几乎不能彻底治理,只能每年都来一次,王鸽在去年已经体验过了。“没那么早吧,才五月份。”王鸽摇了摇头,“等到湘江的水涨起来,还不得六七月份吗?”

杜伟平这次倒是没说王鸽乌鸦嘴了,这种事情已经是既定事实,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必行是要经历一下的。“你说的倒也是。”

即便是没有乌鸦嘴,出车任务也总是刚巧在这个时候在所有人的耳机之中响了起来。

“救护车队请注意,接到指挥中心通报,湘沙大道高桥大市场附近工地中有一人摔伤,有异物插入体内,情况危急,情况一辆救护车马上抵达现场!”

王鸽毫不犹豫,根本就不跟同事们商量,抓起钥匙按住麦克风的开关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这里是车队王鸽,收到任务,马上出车!”

“这小子今天跑了几趟了?”杜伟平虽然并未阻拦,但仍旧看了一眼王鸽的背影,转过头问身边的同事。

“没数,三四次了吧?真不知道累啊!”

为了命干活,必须不知道累!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动作,无论是什么时候,王鸽都知道必须一丝不苟。车辆来到了急诊大厅门口,可以看到现在急诊大厅里面的人比刚才更多了,王鸽只在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才在这里看到过这么多人。

吴刚和拎着急救箱的关凤霞几乎是从人堆里挤出来的,好不容易才上了车。吴刚上车的时候已经在抹汗了!

“快走吧,已经耽误了一会儿了。”吴刚一上车就说道。

王鸽点头,快速挂挡起步,顺手打开了警灯和警笛。“今天什么情况啊,跟赶集似的!”

“具体的不太清楚,听说是哪个学校的食堂出了问题,结果学生吃的上吐下泻,应该是肠胃炎,好家伙,一个孩子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再加上其他亲戚都来了,学校那边也派了人过来,闹哄哄的。”吴刚一个头两个大,还好自己没怎么搀和。

“真够麻烦的!”王鸽咽了口唾沫,这事儿今天晚上算是闹不清楚了。

“这算什么啊,我听那指挥中心的通知得到的情况,比咱们急诊部里面可算是复杂多了。”关凤霞说道。

王鸽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关护士长的表情,总觉得她有一种一言难尽的情绪在里面。

西安华都医院赵瑛
五大连池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襄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遵义有治疗癫痫病吗
昆明比较好的妇科医院在那
分享到: